种花得花

出坑,嗝

2014文手总结

虽然不算是个文手2333但是好歹今年是写了最多的一年,顺手整理一下,都是叶蓝就不标cp啦啾啾!

第一题:开头

《麻烦事》

 

  ——恋爱是一件麻烦的事。
  在遇到他之前,你是这么想的;跟他在一起之后,你依然这么觉得。

  清晨,你在他怀里醒来。你盯着他虚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低头戳了戳他掀开了一半的衣服下的小肚腩。结果你被他搡了搡头,他闭着眼睛亲了亲你的嘴角。
  嘴真臭!你笑骂道。
  于是他把你给结结实实地吃了一嘴巴。

 

 

第二题:结尾

青春期少年臆想与冲动的狂想曲

 

  后来,真的是非常久之后的后来,久到他俩不知亲了几次嘴姿势都玩了个遍的后来,叶修在抽屉的底部发现了那封粉红色的信。信纸已经有点泛黄了,带着时间的味道,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信的署名被涂掉,正文末尾用蝇头小楷写着: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他拿着这封信到厨房,蓝河正在切菜。他从后面抱住他,问道:“来,跟哥说说,当年哥念情书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最后一句是哥自己补的?”
  蓝河顿了一下,拍拍他的手臂,笑道:“不告诉你。”
  叶修拿下他手里的刀,按在料理台上,然后去挠他的背:“说不说?嗯?说不说?”
  蓝河没几下就求饶了,顺势靠在叶修身上,眼神是稚子般的促狭:“你念之前我就看过了啊,没发现信封没贴紧吗?蠢。”
  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甜蜜而漫长的吻。


  ——青春期早过好几年了,但是我很荣幸,在那些臆想与冲动之后,陪在我身边的,依然是你。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

《我远美如画》


  许博远在厕所里特别难过。叶修从来没和他讲过他有男朋友,他看起来也根本不像——如果有个时差党男朋友可能还说得通。

  他喜欢叶修,时间很短,但是很喜欢。

  但要问他喜欢上了他哪一点,他又说不上来。大概不是因为他画画很棒也不是因为他人很好,像他画画很棒人很好的人多了去了。而且现在他还有男朋友——可能还处了很久——那他俩睡同一张床算是什么意思?算是叶修先勾引他的吗?那自己喜欢上叶修就都是叶修的错咯?
  他想象叶修是个渣攻,有了男朋友还四处——可能只有他一个——留情,拼命撩拨他,让他喜欢他。

  许博远摸摸鼻子,好像还是讨厌不起来。
  

  他还分着神呢,厕所门就被敲开了,叶修趿拉着拖鞋走进来和他挤。以往他都会占住洗手盆不放,叶修就凑过来和他屁股挤着屁股,有好几次两人闹得差点把牙膏吞下去。
  “怎么了?”叶修拿起牙刷,挤上牙膏,看着镜子里无精打采的许博远问道。
  许博远摇摇头,他俩的手臂碰在一起。他悄悄往旁边挪开几步。
  “唔话说你考虑得怎样了啊?很容易的,而且哥包你来回的机票,怎样?”叶修继续说:“我还可以把黄少今年送我的生贺本给你?”

  许博远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偶像的本是其次,最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当叶修的男朋友。

 

 

第四题:最煽情的部分

给我一个吻

 

  叶修靠过去,两人额头相抵,背景音乐是“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脸上,留个爱标记。”他笑说:“不管怎样,博远,既然我真心想和你过日子,那我就一定好好待你,”好像告白那会儿没讲的话全补在这会儿了,“以后我哪里做的不好你一定要多……”
  “我哪里少说了!”
  “……哥跟你真情告白呢你能不能留点气氛。”
  “好好好哥你说我听着。”
  叶修叹了口气:“气氛都没你搅没了。哎,算是给我个补偿,和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来来来,你应个景,亲我一口呗?”
  蓝河看了他一会儿,又飞快地看了门口一眼,空着的那只手按下叶修的头,抬头给了他一个吻。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吻在我的心上,让我想念你。   

 

 

第五题:人物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踏莎行》

 

  拨开一层又一层蓝色纱帘,坐在木桌后的女子,穿着不似其他女子那般轻佻,丝制的汉服层层叠叠,白色的里衫衬着那一小段月白的脖颈。黑发如墨,一丝不苟地盘成一个精致发髻,上头插了根金色的发簪,发簪顶端是莲花的形状,镶了些许白玉,坠子随着她抬头摇曳。脸上略施粉黛,眼尾勾勒了红色的胭脂而微微上挑。嘴角带着笑,笑容也是淡淡的,看起来不像个青楼女子,倒像个深坐闺房中的大家闺秀。 

  她站起来,行了个礼,又给叶修斟酒。她的手指葱白如玉,却不纤细,素白的青花瓷瓶更衬得她指骨分明。她将酒递到叶修面前,叶修却摆了摆手,“爷不喝酒。”
   于是为他沏了茶。然后抱起琵琶,试弹了几个音,对叶修一笑,手开始连续弹拨。泠泠的琴声自她指中潺潺流出,有如情人耳语,有如深谷鸟鸣。叶修捧着茶壶,嫩绿的茶叶随着他的轻轻吹气而翻飞,低眉拨弦的女子的脸便模糊在一片雾气之后。 

  一曲终了,她微微欠了身,叶修笑道:“真是‘有美一人兮婉如清扬,识曲别音兮令姿煌煌’。”
  尔后他满意地看到花魁红了耳根。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景深》

 

  雨势已经变小了。蓝河索性收了雨伞。这里应该属于老市区,难以想象杭州也存在这么旧的地方——也难以想象叶修会住在这样的地方。但越旧越有时间的沉淀,岁月在布满青苔的墙上磨出了或深或浅的痕迹。这是条漂亮的街道,树荫蒙蔽了大片天空,雨水在树叶上汇集成一大滴水砸落在地上。蓝河沿着路直走。现在挺早的,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只有雨水打落的声音混着几声鸟鸣,是难得的安宁。他觉得挺舒服的,又突然懂得为什么叶修会喜欢来这种地方住了。
  但舒服归舒服,蓝河还是觉得不自在。他迫切希望能看到一点点,曾出现在叶修信中的风景。


  拐角处蓝河看到一栋红砖楼,忽然觉得有点儿熟悉。

  “离我家不远有一栋红砖楼,大门关了很久,从没开过,也没看见有人进去过,里面杂草丛生。但今早走过的时候发现它顶楼有一扇窗户开着。呵呵。”

  叶修那封信里还附了照片,拍的就是开着窗的红砖楼。蓝河当时看的时候心里还觉得毛毛的。
  他走过去,走近红砖楼。他把照片翻找出来,拿高,和眼前的建筑物比对着。除了顶楼的窗户现在关着之外,瓦片的走向和砖面的肌理别无二致。

  那一瞬间,蓝河觉得他终于走进叶修的世界了。

 

第七题 H和吻戏

摘取你最喜欢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踏莎行》

 

  下一秒叶修的唇被擒住,眼前的蓝河涨红了脸来咬他的唇,又探出舌头来试探着勾叶修的舌。叶修任由着他作乱了好一会儿,才忽的一齤手去揽他的腰,纠缠着蓝河的软舌伸进他的口腔,重重地在他的内壁舔齤舐,又卷住他的舌叶吮吸。
  先前才插上的发簪又被叶修拿下来,青丝如瀑泻下。直至蓝河从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食髓知味的叶修这才松开唇,低下头去看蓝河。
  蓝河的脸较之前要更红了些了,许是缺氧所致。他微微张开口喘着气,手指也紧紧地攥着叶修的衣裳,眼里的晶亮融化成一滩泪盛在眼窝里。察觉到叶修的注视,竟勾起了一个笑直直地看着他。

(好害羞/////////////)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今夜哪里有鬼》(全员向)

  周泽楷“嗯”了半天:“一群人,嗯,在一个房间里,讲鬼故事。讲到一半,嗯,门突然开了,两个黑影,在门口。”说完他吹灭了离他远一点儿的蜡烛。
  所有人都沉默地望着他。

  孙翔也悲愤地转头看周泽楷:“你就不能说些好……啊嚏!”
  他本来面对着周泽楷,结果一扭头,喷嚏喷到蜡烛上。第一百根蜡烛,离孙翔那么近,那么近。烛火摇曳了一会儿,熄灭了,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无人说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敲得不轻不重。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哨向吧!反正就是严肃些的作品啦!

第一次喜欢一个cp喜欢这么久啦,也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还可以和大家一起跨年wwwwwww

真的好开心啦!也谢谢大家不嫌弃我的文,谢谢能够认识大家!

我已经不会说话了(。

2015的第一篇lof啦!

评论(8)
热度(15)

© 种花得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