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得花

出坑,嗝

【叶蓝】Your Kisses Like Candy

*青春期的番外,高中森老叶×河河,短打,OOC

*给@緋月水漾 的生贺,隔了一个星期我都不好意思艾特了。

*得有一个月没写了!手生!难吃!本来想试试别的文风,写不出来(大哭

  叶修第一次和蓝河接吻是在暑假的时候在他拉着窗帘的阴暗在房间。蓝河嚼着薄荷味儿的口香糖跟他打游戏。五局下来叶修有点儿腻,侧过头去看蓝河。蓝河在盯着屏幕看,腮帮子有规律地上下动着,眼睛印出游戏界面花花绿绿的颜色。
  叶修问:“来接吻?”

  他和蓝河在一起有两个月了,两个人除了偶尔牵个小手抱一抱之外纯洁得不得了。叶修很想亲蓝河——早在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蓝河之前就想亲了。蓝河一看就是很容易害羞的人,他怕蓝河不答应,一直都没提。因为这个他在梦里亲了很多次,但现实生活中确实没有触碰过。
  现在这位青春期少年盯着自己恋人好看的唇形,终于勇敢地迈出这第一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蓝河转过头来看他,眨了两下眼,说:“好呀。”他站起身,把口香糖吐到垃圾桶里,又走回到叶修身边,揽住他的脖子,把唇贴上去。
  兴许他的恋人比他还要期待这件事呢——叶修在心里想着,抱住蓝河的腰,迎上他的吻。

  一开始触碰到的是下巴,然后是嘴角,最后才亲到嘴。两人就这这个姿势安静了好一会儿——也许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叶修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蓝河的唇。

  味道不错。
  他这么想着,想进的更深,无奈蓝河咬紧了牙不给他进。
  于是叶修把他的牙舔了个遍,又来来回回地舔他的唇瓣,吮吸得啧啧作响。蓝河效仿着他的动作,丝毫不输给他。

  两人跟较上劲儿了一样,亲得有些收不住。叶修一使劲把蓝河推到地毯上,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摸着他的小腹和胸膛,蓝河手按在他的头上,呻吟梗在喉咙里,听得不明切。叶修动作间一个不留神,磕到蓝河的唇。
  满口铁锈味儿。

  最后是蓝河吃痛闷哼了一声,一脚把叶修踹开,红着脸把衣服拉好。叶修看着他冒红的耳廓,摸摸鼻子。
  好咯,差一点儿就能全垒打了。

  那天蓝河回家的时候,站在门口,突然被一把拉住胳膊,亲了一口。
  恋人很愉快地看着他:“薄荷味儿的。”


  从此没食够髓便知味的叶修一直想和蓝河再亲一遍——亲一遍还不够,反正什么时候想亲就什么时候亲好了。但是蓝河也不是如此开放的人,至少他不会在包括没有人的教室在内的公共场合跟他接吻。
  这可是他们感情的发源地啊——叶修很苦恼。


  刚好是万圣节那天,他们和往日一样在放学无人的教室里学(tiao)习(qing)。因为没有过万圣节的习惯两人都没记着,是叶修在玩儿蓝河手机里的手游看到有个万圣节企划才突然想起来。
  ——诶万圣节是不是不给糖就捣蛋的习俗啊?
  
  蓝河正托着腮写数学题,叶修伸手戳戳他的后背,换来他猛地一抖,手里的数字也跟着一歪。
  “卧槽你干嘛呢?!”蓝河转过身骂道。叶修不以为然,笑嘻嘻地问他:“蓝大大,今天万圣节呢,给颗糖不?”

  蓝河想跟他打架:“卧槽就这事儿啊?老子写数学呢没空理你,一边玩儿去。”今天的数学课挺难的,叶修数学课睡的昏天暗地,放学没一会儿就把今晚的数学作业做完了。说实话,他有点嫉妒。

  叶修看着蓝河转回身继续写,过了一会儿又转回来,手里还捏着数学练习册。
  “叶修,这题不会,你……教教我呗?”
  叶修一脸老神在在地看着他:“糖?”

  蓝河一顿,回过身去在抽屉里摸了一会儿,最后摸出一颗牛〇士奶糖,还是红豆味的。
  叶修挑了挑眉:“我记得你不喜欢这味儿的糖啊?”
  蓝河跟着赔笑:“这……这是隔壁班一个姑娘给我的嘛。”
  “哥也不喜欢这个味儿的糖啊,我比较喜欢薄荷味儿的,咋办?”叶修一手托头,凑近他,问道。
  蓝河都要炸毛了:“有糖了还要挑!你怎么这么麻烦!”
  叶修赶紧给他顺毛:“莫气,哥有办法。”

  他站起身,伸出手抬起蓝河的下巴——他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帅气得不得了——隔着一张课桌亲了他一口。
  蓝河毫无防备,任叶修的舌伸进他的口中,舔舐着他的牙根和上颚。等到叶修亲够了在他的唇上嘬一口回到座位上他还没回过神来,被叶修捏了一把脸他才红了脸:“你不怕死啊在这种地方……?!就不怕有老师过来!”
  叶修搡了一把他的头发,道:“做鬼也风流。”

  蓝河简直不想再理他哦。

  
  回家路上蓝河又想起这件事,怕归怕,但还挺刺激的。他摸摸嘴,问:“你刚刚亲的时候有糖味?”
  叶修看着他,“噗”的一声笑出来:“因为我喜欢你嘛。”

  蓝河很害羞,蓝河很高兴,蓝河红着脸不理他。

  ——青春期的少年真是什么时候都能打出一个甜蜜的直球啊。

评论(8)
热度(64)

© 种花得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