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得花

出坑,嗝

【叶蓝】青春期少年臆想与冲动的狂想曲

校园paro,高中森老叶和河河
作者脑子有病,逗逼向,OOC到没边,私设如山
打人别打脸,阅读愉快

------------------------------------


叶修本来坐在一个女生后面。

白色校服下若有若无的粉色肩带,特意染成的酒红色和特意卷起的发尾,回过头时姣好的面容和带着撒娇意味的言语。这个女生在学校里似乎挺受欢迎的,但叶修偏偏更喜欢眼前这截白皙的脖颈。
一顶偏棕色的短发在阳光下发丝呈一缕一缕的金色,初次换到他后面时得到他一个灿烂又自然的笑容——眼睛弯弯的,脸颊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好看得很。这个新前桌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蓝河。他露出一口小白牙,笑道:"叶修?以后我就是你前桌啦。"被叶修嘲讽时耳尖会红,瞪着眼睛叫他滚,越生气"滚"字越多。最好玩儿的是被叶修戳到脊背时候反应——"噌"地一下坐得笔直,如果多戳几下还会怕冷似的抖了抖,往前一躲,头稍稍转过来,叫一句"别闹"。

叶修才坐不久呢就发现他的后背特别敏感。那天是语文课,叶修面前摊着本语文书,手指一下一下地转着笔。

有点想睡觉。

下一秒就感觉到他的笔脱离了他的手指,以一个优美的弧度摔在蓝河脚边。前面的蓝河估计在打瞌睡,手托着腮半天没动静。
他立刻拿食指按了一下蓝河的背,蓝河立马挺直了背。叶修以为他不知道,又伸出中指,两只手指在他背上挠了几下,"诶,蓝河……"话还没说呢,就见他的前桌往前一躲,"砰"的一声撞到了桌子。讲台上的老师停了下来,疑惑地朝这边望了一眼。
盯着他绷紧的后背和发红的耳尖,叶修突然不困了。
老师一回头继续讲课,蓝河也偷偷转过半个头,小声道:"你别闹。"
"哥没闹啊,你……"叶修话还没说完呢,蓝河又把头转回去,低下头写了什么,然后扔了个小纸团给叶修。

「你别弄我的背,我怕痒!!!」

字还挺好看的。
叶修还想给他回纸条呢,才发现他的笔还没捡起来。他叹了口气,扯了扯蓝河的衣袖,道:"你倒是帮哥把笔捡起来啊。"
蓝河的背僵了一下。他捡起笔扔到叶修桌上,"啪"的一声之后他在全班目光的洗礼下淡定地重新挺直了背。

"真有那么怕?"一下课叶修就去挠蓝河的背,蓝河像只炸了毛的猫,一手捂着后背,一手狠狠拍了叶修作恶的手:"滚滚滚!叶修你知不知羞?!"
"哥就让你帮我捡支笔啊,谁知道你跟个姑娘似的,"他反手把蓝河的手扣在桌子上,"还是你觉得哥看上你了所以百折不挠地骚扰你引起你的注意?嗯?"
"蓝河涨红了脸盯着他好一会儿,突然伸手去推叶修的脑袋——虽然推不到还被叶修捉住手——骂道:"你妹!百折不挠是这么用的吗?你语文多少分!?"
"没啥没啥,全班第一而已。"
没手打人的蓝同学在桌子下踢了叶学霸一脚。
手里攥着的手热乎乎的,叶修挨了一脚,心情依然很好很好。

那之后叶修戳过他几次,不过后来就再也没碰过他的脊背了。有事找他就拉拉他的衣袖,就算两人在互相开着玩笑打闹的时候,他也仅仅是作出要去戳他后背的动作——即使没有真的碰到,蓝河也会条件反射地去躲。

叶修不再去戳他是有原因的,这还得从掉笔事件的几天后说起。

叶修和蓝河家住的差不多远,所以每天放学后都会在班里写完作业再一起回去。
这天叶修写完作业抬头一望,他前桌整个头都埋在臂弯里,估计扣子都解开了,衣领扯得乱七八糟。他刚被人谴去图书馆搬书,累得很,又是闷热的夏天,他趴在桌子上写了一会儿数学作业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怕他会着凉,叶修于是拉他的袖子:"小蓝?起来了?"
拉了几下没见有起来的趋势,叶修轻轻地戳几下他的后背:"你再不起来哥不等你了啊。跑了这么点路就困,还能不能好了你。"
说的1000米长跑考试找尽理由不参加的人不是他似的。
蓝河抖了抖,这才慢吞吞地爬起来,回头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这么早...再睡会儿呗……"眼看着他又要倒下去了,叶修眼疾手快地扯住他的衣袖。
这么拉拉扯扯的,蓝河的肩膀就整半边都露出来了。
彼时年方幼嘲讽力还未练到火炉纯青的叶修手僵住了,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蓝河的皮肤很白,肩胛骨的地方有一枚小小的、不起眼的痣。在天蓝色衣领和劣质白色布料的衬托下越发诱人。
叶修没由来地感觉到口干舌燥。
却是蓝河没怎么生气——大约是刚睡醒的原因。他把衣领拉好,懒懒地瞥了叶修一眼,道:"要干嘛呢……"他低下头去扣扣子,锁骨一点一点隐藏在白色校服下,又突然想起什么,笑了出来:"你要想看我就脱给你看呗,你一个大男人扭捏什么。"

……敢情你睡个觉醒来画风全变了啊?叶修这么腹诽着,没有说话,因为他萌生出把这个人按到墙上吻的冲动。

但他没动。向来不知情为何物的心脏学霸叶大大平静地盯着前桌汗湿的白色校服下若隐若现的蝴蝶骨,思考起了人生……和性取向。
不过是青春期少年特有的冲动罢了。叶修最后得出这么个结论。

于是当晚这名青春期少年做了个梦,梦的主角是他前桌。
不巧的是这个梦还是个……春梦。
梦中的蓝河一副媚态,窝在叶修怀里,下身被他一下一下地侵犯着,口中不住地呻吟。如若抚摸他的脊背,他就会颤抖得更厉害,口中的淫言浪语都升了个调,下边一张小嘴吸得更紧。蓝河的肩头被染成可爱的粉红色,叶修没忍住,在他肩头咬了一口,蓝河一声呜咽,泻了出来。释放后的小穴一阵紧缩,叶修舒服地哼了一声,也跟着射在他的身体里了。
"呜……好烫……"蓝河又是一声呻吟。
然后他就醒了。
再然后他就摸到了被子里的黏腻和湿滑。
再再然后,他就"卧槽"了一声。
梦里的蓝河有多OOC这种问题叶修都不想深究了,春梦也不是第一次做,他只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做春梦居然做到前桌这个唇红齿白的可爱的男孩子,难道就因为下午看到他单薄的小肩膀?还有他下午那句明显不经大脑的话?还有他非常敏感的后背?还有他白皙的脖颈和颜色漂亮的短发?
叶大大曾经听知心姐姐说过,觉得一个人哪里都很好,你一定是喜欢上这个人了。
叶大大表示呵呵我前桌本来就哪里都很好好吗?
……等等。
经过好几个小时候心里对抗,叶修觉得自己估计是喜欢上蓝河了。
唉,青春啊。还没来得及感叹什么,闹钟响了。
叶修顶着黑眼圈,感觉到了悲伤。

叶修第二天见到蓝河时把蓝河吓了一大跳:"眼圈怎么这么黑!你昨晚干嘛去啦?"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并且梦到你了然后我就梦遗了于是我就思考了一晚上最后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呵呵你以为这种话哥会随便说吗?
叶修呵呵一笑,说:"没干嘛。"
确实没干嘛,在梦里干你呢,还挺爽的。
但从那之后他再也没去碰蓝河的后背了。叶学霸坚持认为这种触碰是属于情侣之间的情趣,怎么说也要把蓝河拐到手了,要摸再去摸个够。

可喜欢归喜欢,日子还是照样过,放学一起走的路还是那么长。对他的梦遗对象,叶修该嘲讽时嘲讽,该认真时认真,该温柔时温柔,与之前并无两样。
弄不好,名为"喜欢"这颗种子,早就在第一次看到那段白色脖颈的时候,就种下了呢。
青春期的少年真是令人弄不懂。
但这么单箭头喜欢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能不能召唤一只神助攻呢?叶修眼顾八方,然后就被一群现充狗闪瞎了狗眼。
呵呵,天真,还要神助攻呢。你们当你们在看春风物语吗?

这天放学,轮到叶修值日。扫完地后回到座位,发现蓝河不在。桌上有张纸条,是蓝河留给他的,说是物理老师找,应该不会久,让他等等。
真是贴心的小天使。叶修如此想着。接着他就看见蓝河桌上有一封粉红色的信。
情!!!!!书!!!!!!!!!!
叶修脑海内的报警器"哔嘟哔嘟"地响起,他伸手拿起那封信,拆开了准备看。
叶修并非没有收过情书,虽然他有一张虚胖脸爱嘲讽体育不好是个宅还有小肚腩,但这也不能改变女孩子们对他的印象是长得帅看起来懒散却挺温柔的学霸。不过每次拿到情书他都是直接扔进抽屉里完事。抽屉里塞了一堆信,除了书本里夹的跟蓝河的几张纸条,其他手写的东西他拆都没拆过。
信还在翻开呢,就听见一声怒吼:"靠,叶修你看什么呢!?"见来者是蓝河,叶修毫不客气地搡了他一下头,展开信纸,道:"帮蓝大大检查检查呗。"
开头第一句就是:其实我在意你很久了……叶修挑了下眉,下一句不应该是"天凉了,让蓝氏集团破产吧"吗?
……叶大大你在想什么。
他随意地扫几眼,发现整封信没有一句提到"我喜欢你",却处处洋溢着一种"看不出人家喜欢你你就是笨蛋啦"的感觉。叶修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看向蓝河,道:"哥来给你念啊。"
闻言蓝河又要来抢他手中的信,不过被叶修拦下了,他站到课桌上,清了清喉咙,念道:"蓝河,你好。我在意你很久了.…‥"边念边不忘偷眼去看蓝河的反应。蓝河脸上红晕未退,却一副淡定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眼帘低垂着,不知道在看哪里。
一信终了,叶修毫不迟疑地补了一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下一秒他收到来自蓝河诧异的目光。蓝河的头发和校服被镀上一层金色,煞是好看。他突然笑了,眼睛弯弯的,还有一对浅浅的酒窝。
他笑着说:"我刚刚才知道。我也喜欢你。"

后来,真的是非常久之后的后来,久到他俩不知亲了几次嘴姿势都玩了个遍的后来,叶修在抽屉的底部发现了那封粉红色的信。信纸已经有点泛黄了,带着时间的味道,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信的署名被涂掉,正文末尾用蝇头小楷写着: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他拿着这封信到厨房,蓝河正在切菜。他从后面抱住他,问道:"来,跟哥说说,当年哥念情书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最后一句是哥自己补的?"
蓝河顿了一下,拍拍他的手臂,笑道:"不告诉你。"
叶修拿下他手里的刀,按在料理台上,然后去挠他的背:"说不说?嗯?说不说?"
蓝河没几下就求饶了,顺势靠在叶修身上,眼神是稚子般的促狭:"你念之前我就看过了啊,没发现信封没贴紧吗?蠢。"
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甜蜜而漫长的吻。

——青春期早过好几年了,但是我很荣幸,在那些臆想与冲动之后,陪在我身边的,依然是你。

-Fin.-

评论(19)
热度(208)

© 种花得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