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得花

出坑,嗝

【叶蓝】不治之症

下星期一要期中考了,我却: )
师生paro @sanru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苏苏苏苏苏苏苏苏!
本来想写意识流的,不过写起来感觉不大像;3算啦随便看看就好
OOC注意
-----------------------------------

铜黄色的玻璃纸过滤了窗外过于明晃的阳光,没开灯,教室里有点暗。蓝河午觉没睡好,在下午第一节的数学课后半节支撑不住睡了,一直睡到第二节上课铃响。
蓝河迷迷糊糊地从桌上爬起来,坐好,抬起头刚好看到化学老师开了门走进来。阳光斜斜地照在他身上,千万尘埃在他头上盘旋起舞。逆着光,蓝河似乎看到他转头朝这个方向看来,他赶紧转移视线,假装在研究黑板上没擦干净的粉笔字。

以前的化学老师生病住院了,新来的这位老师年轻得不像话,有一双修长的好看的手,举手投足都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有时还会自称"哥",却听说是位非常棒的老师,在化学这方面大有造诣。这位老师有一张虚胖的却有点帅的脸,进入教室的第一天就赢得每个角落里的女生一片惊呼,此后他的办公室里就没空过。蓝河一开始对这位老师有点嗤之以鼻,但慢慢的他发现这人甚至比传闻中的还要厉害,他的解题方法很特别,却易懂,上课也常和学生互动,几乎没有学生不喜欢上他的课。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蓝河发现自己突然喜欢上化学。他本来成绩就挺拔尖的,现在更被激发起了兴趣。不会的题问叶修,解出来后会很高兴;化学考试有了进步,被叶修表扬后也会很高兴。
但他渐渐发现这些心情都和化学这门科目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他的源头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叫叶修,现在正站在讲台上把U盘插进电脑的USB接口。
这种感觉很微妙,蓝河开始不敢直视叶修,开始在化学课睡觉——这不是他的本意,可趴着趴着他就不小心睡着了。他的化学成绩开始下滑,别的科目还是那个名次,唯独化学一落千丈,拿着试卷懊恼地皱起眉却继续循环下去,可还是会忍不住在周一的升旗礼偷偷看化学老师那张虚胖且挂着黑眼圈并在和隔壁班语文老师方锐说话时露出嘲讽笑容的脸。

喜欢上比自己大上近十岁的人,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老师,会怎样?
从小蓝河就被灌输着正确的性教育,到适当的年龄,找一个适合的女人,结婚生子,相伴到老,这本是蓝河该有的未来,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走向另一条道路。
他从心里感受到一丝恐惧,这种恐惧不仅仅来源于将来他所要面临的目光,更在于他此时投入情感的另一方。
——你会怎么想,会觉得恶心吗?
——还是只把它当作青春期男孩子的玩笑话?

此时叶修正站在讲台上他操作着PPT向同学们介绍核爆炸。他的声音因长期抽烟而变得有效沙哑,但在蓝河听来却依然很好听,"核爆炸是通过冲击波、光辐射、早期核辐射、核电磁脉冲和放射性污染等效应,对人体和物体起杀伤和破坏作用的。前四者都只在爆炸后几十秒钟的短时间内起作用,后者能持续几十天甚至更长时间……"

蓝河听着叶修的话,眼睛盯着他一张一合的唇,思想是混乱的。他想起自己也曾在梦中看过这张唇在一动一动地说着什么。

——说什么呢?
——说…小蓝。
——你在梦中说,小蓝,我喜欢你呀。

蓝河又开始困了。

感觉到有视线投向自己,蓝河倏地抬起头来。
仿佛看透了他内心所想,讲台上那人隔着昏黄的光和朦胧的思绪,隔着一排又一排的学生,朝自己无声无息地笑着。
他脸上挂着的笑不是戏谑或嘲讽,就是浅浅地弯着眼角笑,眼中的神色蓝河却看不清。

一场爆炸轰然在脑海中发生,光辐射灼烧着血液和肌肉,裂变物在疯狂地拉扯每一条神经,光和影交叠着,浓烟,尘埃和颗粒物汇集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浮在半空。
脑内幻想的痛觉像是真实的,蓝河避开叶修的目光,却彻底清醒了。

"那么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蓝河,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被点了名的蓝河耳尖有点发烫。

叶修的个人办公室蓝河来过几次了,书柜里密密麻麻都是化学相关的书,桌上还摊着未改完的试卷,旁边乱糟糟地放着几本教科书和练习册,还有一个养着常青藤的烧瓶。蓝河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儿,最后确定它就是圣诞节时候自己送的那一瓶。

"来,坐。"叶修点了一根烟,神情惬意地坐在桌旁的椅子上,他指了指他身旁的椅子,示意蓝河坐下。然后他拿起桌上一张布满七零八落的红叉的试卷:"跟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小蓝?怎么别的科目都好好的,就化学掉得最严重,嗯?"
那是蓝河的化学测验卷,灰白色的纸上是一个鲜红的"4"开头的数字。
上课没有听,想靠课后的自习赶上是很难的。蓝河的耳朵更红了。

他定了定神,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路上他做了足够的心理斗争,他腿有点发软,但始终坚定,他觉得自己这份感情该有个终了。他张了张嘴,看着叶修道:"老师,我……生病了。”
"哦?什么病?哥能帮你不?"叶修拿下口中的烟,凑近蓝河,脸上是笑着的。
蓝河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几乎快炸了。
心里的那份感情也快要爆炸了。

——在某个我也不知道的时间,有一份爱恋发生了爆炸,它进入枝头盛开的木棉花,进入阳光下晒暖的被褥,进入早餐吃的香喷喷的荷包蛋,最后钻进我的身体。它将停留在骨骼中,直到我死去。
——这份爱恋因你而起,因你而发,对我而言,它是不治之症。
——这些都是我想说的。
——可是我这些我都没法说出口。

蓝河做了一次深呼吸,他不敢去看叶修的眼,于是盯着他那双指骨分明的手看,他手中的香烟燃了一半。他看了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道:"老师,我喜欢你。"
说完他就闭上眼等着叶修宣判了。那段时间似乎特别慢,墙上的时钟里的秒针每一次抖动都有了回音,滴答滴答地在这不甚空旷的空间内回响。
过了很久,或许不久,叶修又吸了一口烟,然后伸手把烟按熄在烟灰缸里。他伸手抓住蓝河的手,附到他耳边,轻声说:"这个好办。"
然后他就着这个姿势,亲吻了蓝河。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纸已经被削弱了大半。昏暗的光线中一个年轻的讲师弯着腰亲吻了他清秀温和的学生。
那仅仅是一个浅浅的吻,它包含的却是一份不曾淡泊的情和一颗彷徨不安的心。

叶修直起身,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怎样,蓝河同学,需要长期治疗吗?还附送补习服务哦。"
蓝河迎着他的笑,腼腆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个不治之症,大概一辈子都医不好了。
没事儿,有哥呢。
——有人在耳边这么轻轻说道。


Fin.
-----------------------------------
这是某节昏昏欲睡的语文课写的昏昏欲睡的故事:3
核爆炸的介绍来自百度百科。
前几天看有姑娘在说有些同人都可以直接当原耽看了,希望我的文不会给你们带来这种感觉。如果有崩坏明显的,请跟我说,我一定改。
困死啦,睡觉睡觉,好像我发文的时间就没正常过!

评论
热度(55)

© 种花得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