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得花

出坑,嗝

【叶蓝】春雪融

哼,居然不能在第一时间补阳炎,气坏了,码一篇萌萌的叶蓝来造(bao)福(fu)社会
人类叶×山神蓝
本来想写古风,写完感觉不像(。算啦就是流水账
本来有少量肉渣,安全起见还是删了,OOC注意!

---------------------------------

现在是春天,是春雪融化的季节。蓝河在梦里听到了哗啦哗啦啦流水声,一开始听的并不真切,但慢慢地流水声越来越响。蓝河想起了他的蓝溪。
自己怎么......在这里呢?
好像之前还不是在这里吧。
那之前又是在哪里?

蓝河有点惊慌,活了几百年他几乎没这么混乱过,于是他挣扎着醒了过来。
他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人类。之所以确认他是个人类,是因为蓝河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神明或者除魔师的灵气。
察觉到他的醒来,那个人类转过身来:"你醒啦?没事儿吧?"他又指了指不远处一棵倒下的大树,"被那东西压到腰你还没死,真神了。"
这个人类有一张虚胖的脸,脸上还有些胡茬,一幅风尘仆仆的样子。他嘴里叼着一张竹叶,嘴角带着一个让蓝河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笑。
我可不就是神嘛。蓝河心想。

蓝河是一个山神,蓝溪山的山神,据说是因为山上的溪水看起来非常蓝而得名的。不过蓝河不怎么觉得它很蓝,但是因为和自己的名字很像,一听就知道是他蓝河的山,所以蓝河很喜欢这里。
这座山不怎么闻名,就是山脚下的村民们每逢节日就会拜一拜;这山附近的妖怪也非常少,有的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妖怪,蓝河抬抬手指分分钟就能灭掉。虽然几百年来每天都生活得很平淡,但蓝河对此却是很满意的。比起到处和人抢着香火多的山,蓝河更乐于守着自己的一方净土。
但近几天出现了一些不平凡的事,听一些妖精说,最近山里来了一个强大的妖怪,还有一个神魔皆杀的除魔师。但只是极少数妖怪在说,蓝河也曾试图寻找他们的踪迹,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天蓝河却发生了意外。
他在巡山时发现人一个陌生的身影,为了保护这座山,他便隐了身形跟上去,却不想被对方发现。那个身影回手作出一个结印,操作着向蓝河飞来,速度之快以至于蓝河根本无法作出闪避。结印封在蓝河腰侧,蓝河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灵气和力量正在消失。
"该死!"他骂了一句,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又结了一个印,双手向自己的方向推来,手中出现的气流轰的一声将自己推到树上。
这股力量太大,蓝河感觉自己的内脏像被挤压了一番,难受得很,竟生生吐出一口血。紧接着他听到树咔的一声......断了。
被蓝河撞上的这棵枯木早已承受不了什么,这一股气流足以让它折断,再然后,这棵虽然枯死但树干依旧粗壮的树干便把蓝河压翻在地。
蓝河眼前一阵一阵发黑,昏迷之前他看到那个不知是人是妖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今天大概是要把命交代在这儿了。蓝河想道。
好可惜啊,还没见过雨神黄少天呢。

结果蓝河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他躺在地上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理了一遍,突然发现眼前这个陌生面孔很可疑,很可疑。蓝河不由自主地瞪了他一眼。
"干嘛?哥救了你你还不满意?"人类迎着他的目光笑道,"还是说你那是在自杀?诶那真是抱歉,要不...我把你给安回去?"
"滚!"恼怒的蓝河抬腿踢了他一脚,随即又想到,对啊,这个人类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虽然他说的话真是讨厌得不得了,但哪有人打了自己一拳还帮忙上药膏的?蓝河刚想道谢,却又想到什么。
不是说还有个除魔师吗?会不会这个人类就是个除魔师,发现误伤了神,这才来救自己的?
越想蓝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蓝河越生气,于是翻身坐起,不料浑身的疼痛让他叫出声,倒是给他的气势大打折扣。
"你姓甚名谁?家在哪里?来这里做什么?快说!"蓝河板起面孔。
人类叼着竹叶看了他一眼,眯着眼笑道:"这么严肃作什么?"眼看着蓝河又要炸毛,他这才收敛一点:"我叫叶修,家在北边的兴欣镇,来这里看望好友,哦就是你山下那村的魏琛,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感了风寒,家里的柴又快没了,我想着好人做到底就上山来了,却不想......遇到猛兽,然后我就受伤了,再然后我就迷路了,再再然后我就看见你了。"
蓝河想了想,觉得他话里没有不妥。刚要说话。又听见叶修问道:"你呢?你又是谁?"
我是谁?我可是山神!
蓝河在心里想着,开了口却说:"我叫...蓝桥,也是山下村里的人,上山来采野果。"
叶修瞅了他一眼,"谁家的纨绔子弟这么闲情逸致,都封山了还上山来玩儿。你的小伙伴呢?"蓝河身上的衣物虽然脏了,还有些破损,但仍能看出是上成品。
这回反而是蓝河傻了眼,"啊?"封山?
"是啊,因为山上有野兽嘛。我本想着自己还有两下功夫,不怕什么猛虎,结果......"他嘿嘿一笑,"大意了。那么,蓝公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下山是不行的了,还可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叶修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其实还是个好人,现下看起来他也受了伤,要不...把他弄回自己家试试?
于是蓝河清清嗓子道:"我在这山上还有个住处...叶公子若是不介意,便同我一起去。等过些时日再下山。"
叶修笑道:"哥不叫叶公子啊,叫叶修就好了。"
蓝河接着道:"那你也别叫我蓝公子。"

蓝河的家就在这蓝溪尽头,位于小瀑布上方的洞穴里。
叶修四处打量了一下,点头称赞道:"不错嘛,蓝桥你兴致挺高雅嘛,这种地方也找得到。"又回头问道,"你可有药?"
蓝河刚想问要做什么,就看见叶修脱下衣服,刚才没怎么注意,现下仔细一看,发现衣服都破了,衣服下是伤痕累累的身体,伤疤深深浅浅的,有的还在渗血,蓝河单是看着就觉得疼。
只是......这个小肚腩是怎么回事?
蓝河哪有什么药,自己平日里的小伤小痛根本不会在意,占着自己修炼千年来的仙骨,要好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可,叶修是人类啊。伤得这么重,不会死了吗?自己现在使不出灵力,没法为他疗伤。刚刚背着叶修运了下功力,发觉自身功力未被打散,只是被锁在身体里某处,估计是被那个妖还是除魔师封印在腰部,结印的地方时时火辣辣地痛着。
在蓝溪山上死了人,这个人还是山神蓝河的救命恩人。这些话传出去总归是不好的,蓝河爱面子,就必须在根源上斩除这种话题的苗头。
款且人现在还没死呢,还在自己眼前笑,笑得贱兮兮的,合着好像那些伤口不是长在他身上。
看出蓝河的窘迫,叶修摆摆手:"没事儿,哥早习惯了,死不了。倒是蓝桥啊,你还有衣服嘛?借套给哥穿穿呗?"
蓝河和叶修的身形差不多,只是稍矮了他一点。经叶修一说,蓝河便痛快地答应了。
这套衣服是红色的,跟蓝河平日里穿的不同,不过这套本来就不是自己买的,是某个妖精在兴欣山那边跟一位山神打赌赢来的。这个山神名字很奇怪,叫包子。
兴欣山那边的山神喜穿红,因此这套衣服也没红的太过分,倒是叶修拿了之后楞了楞。
"怎么?不喜欢?那你喜欢蓝色?我去给你拿。"叶修急忙拉住蓝河,"不用啦,这颜色好看,哥喜欢。倒是曾经在家乡那边看过有人穿类似的衣服。"
那个包子,名字不像山神,性子更不像山神,老爱下山和人类玩儿。估计是被叶修遇到吧。
蓝河打了个呵呵敷衍过去,随即坚定地说道:"叶修救了我一命,蓝某必定医好你身上的伤。"
叶修弯着眉眼笑了,笑容终于不那么戏谑:"那就有为蓝桥了。"

用自己的破衣物为自己简单包扎后,叶修出了山洞去找食物。蓝河就在这段时间内运行功力。自己的灵力,应该在一个月内能解除封印。那个结印在自己腰部留下一团诡异的花纹,是连蓝河都没有见过的。一般妖怪的话遇到这种结印,怕是当场就魂飞魄散了
幸亏自己是个修炼了上千年的山神啊。蓝河感叹到。
当听到不远处传来"哒哒"的踏水声之后,蓝河便停止修炼。一抬头看见叶修手里拎着两只兔子和一只麻雀。
"你干嘛!?"蓝河怒道。
刚走进山洞的叶修有点莫名奇妙,"不干嘛,吃饭啊,你不吃我吃。"
蓝河从他手里夺过一只有点肥胖的兔子,又伸手去打叶修窝着麻雀的手,"我不吃!你也不许吃!"
叶修没反应过来,手掌里的麻雀挣脱了他的手,拍拍翅膀飞走了,另一只手里的兔子被蓝河抢过一只,剩下一只也头也不回地跑了。
叶修看着蓝河,不无遗憾地说:"这下好了,晚饭没了。"尔后他又盯着蓝河怀里的胖兔子,"幸好你留下一只。"

蓝河也低下头去看兔子。兔子看看叶修又看看他,眼睛湿漉漉的,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不许吃!"蓝河拍掉了叶修伸向兔子的爪子,"找野果子吃去!"
叶修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就给负伤的恩人吃野果子吗?蓝公子你真是好狠的心。叶某今晚就吃竹叶就好,不劳您费心了。"说罢他嚼了嚼嘴里咬着的竹叶。
蓝河又心软了,可这兔子怎么能吃啊!眼睁睁看着别人吃了自己蓝溪山上的生灵,他这山神还怎么当下去?
于是他腾出一只手去拉叶修的衣袖,"走,我们一起去找野菜。"
蓝河没了灵力,自然比平时容易觉得饿。补充能量是需要的。

叶修看起来似乎终于满意了,他伸手抓住蓝河扯着他衣袖的手,紧紧地拉着,不顾蓝河拼命想挣开的手,看着他涨红的脸满意地笑道:"天快黑了,这深山野岭的不安全,我还等着蓝公子你给我疗伤呢。"
蓝河一想,觉得他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自己现在没了灵力,和一个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叶修看起来不弱,有他保护是极好的,便由着他牵着了。

天确实快黑了。出了洞穴蓝河远远地便看见刚刚那只跑走的兔子还在眼巴巴地望着这边,于是把胖兔子放下地,胖兔子立刻跑向它,然后俩兔子一前一后跑远了。

两人采了些野菜野果子回来,叶修捡了些柴,燃了火,蓝河开始煮菜。蓝河的烹饪到底也是不错的,吃的叶修连连称赞,自己心里也好不得意。
"诶不对,你没回去,你朋友怎么办?"蓝河突然想起叶修那个伤寒的好友。
"没事儿,他巴不得哥死了才好。"看到蓝河变得诧异的目光,叶修慌忙改口,"没事,等不到他会叫人上山来找的。他也可以去邻居家借柴火呀。"

天已经黑了,怕出危险,便熄了火,两人一齐躺在蓝河的竹席上。有的没的聊了几句,就相继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蓝河感到了寒意,平日里用来保暖的被褥都不怎么暖和了,和自己没了灵力大概是有关系的。他触摸到身边有更温暖的物事,便伸手抱住。那物事僵了一下,转了个身,手拢着自己的背。
温暖多了。蓝河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连落在自己发顶的亲吻都没有察觉。

第二天蓝河是在叶修怀里醒来的。当发现自己揽着对方的腰的手,蓝河脸红了。
合着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
想推开又舍不得,一半是因为蓝山神不愿意承认的"好温暖",另一半是他看到的叶修睡得正香的脸。

叶修睡得这么舒服,蓝河当然没忍心叫醒他,反而自己靠得更静了些,脸和他厚实的胸膛贴在一起。他听得到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

好像是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呀......

"小蓝你靠得这么近?怎么样,哥的怀抱暖不暖?"正唏嘘着呢,头顶突然响起这么一把沙哑却充满嘲讽的声音。恼羞成怒的蓝河红着脸一把把叶修推了出去。
"小蓝你始乱终弃......!"
你才始乱终弃!你全家都始乱终弃,你全村都始乱终弃!始乱终弃是这么用的吗!?蓝河连他那个睡一觉就变得更亲昵的称呼都懒得说了,红着耳朵尖跑去洗漱。

之后几天都是这么过的,亲昵而又生疏ーー毕竟自己还是有事瞒着他。叶修早上晚饭前就去找食物,有时是野菜,有时是菌类,总之他再没抓过小动物回来。而且他有时候回来的样子真是疲惫不堪,蓝河以为他跑到很远的地方找吃的,有点心疼,碗里多加了几根菜ーー毕竟不能吃肉,否则蓝山神会生气的。

蓝河的自我治愈也没放弃。他发觉那团花纹随着自己每次运行功力都会扩散,本来只是在腰部小小的一团,现在都扩散到肚子上了。但腰部的刺痛感已经有了好转,他便持续运行下去。

这天叶修和蓝河闲得无聊,便玩起接诗词。谁接不上谁就要在脸上用泥土画条杆,很快的叶修的肤色就已经壮烈地牺牲在蓝河的树枝下,而蓝河脸上只有寥寥几道。
"轮到我了!最后一次了啊。"叶修脸上看不出丝毫尴尬,反而闭著眼,老神在在地念道:"蓝桥春雪真绝色。"他睁开一只眼看着蓝河,"你接呀?"知道他是拿自己开唰,蓝山神感觉耳朵发烫,伸手扑到叶修身上,"你你你你什么意思!"拿树枝敲打了他几下,蓝河怒道,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离叶修非常近,几乎一低头就能触到他的嘴。
叶修发觉蓝河的走神,咧开嘴笑了一下,伸手按下蓝河的头,亲吻他的唇。
直到两人都有些气喘,叶修这才满意地搂着他的腰,声音有点沙哑:"醉吻蓝桥君莫笑,就这个意思。"
他眼里涌动着什么,蓝河没敢去看,飞快地爬起身朝洞外走去。

自己这是怎么了?被一个人类做了...做了这种事,自己却...不反感?还有点...高兴?自己这是怎么了?蓝河盯着蓝溪水中倒映的自己,嘴唇还有点红肿,脸就更不用说了,自己不管用多少水给自己降温,脸还是一样发烫。
他可是个人类啊......神和人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啊。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蓝河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回到洞穴。叶修嘴里含着根竹叶,一改平日里的笑脸,平静地看着他,"小......""你要去找食物了没?饿死了。"蓝河抢在他之前说出口。
叶修张了张嘴,终于没再说什么,对着蓝河温柔地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这之后几天过的异常平静,两人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夜里的相拥取暖却也变得不自在。

这天叶修回来的特别早。蓝河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早回来,运行功力的手僵住了。
他此时赤裸着上身,暗红色的纹路张牙舞爪地盘踞在他身上,已经蔓延到胸口了,显得妖艳无比。水蓝色的衣物和白色的腰带随意地摊在地上,这幅画面配合着蓝河清秀的脸来看,异常违和。
"你在干什么?"
蓝河知道自己的身份早晚要暴露,于是淡定道:"叶修,我骗了你,其实我叫蓝河,是这座蓝溪山的山神。我......之前被摆了一道,灵力暂时被封印。等我恢复了,便给你治疗,然后送你下山。"
叶修看了他好一会儿,说:"我爷爷以前是个降魔师。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伤害了你,但我可以帮你。"一改他平日里的语气,正经无比。
蓝河都没怎么细想,点点头,"来啊。"

叶修走近他,蓝河突然发现自己小小地哆嗦了一下。叶修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别怕。"然后他拿起地上的腰带,遮住蓝河的眼睛。
"你...干什么?"
"别怕。"叶修还是这句话。
蓝河本来以为自己面对一个人类还是不会害怕的,但现在他发现他真的有点恐惧了,不是对叶修,而是对叶修即将要做到事。
甚至有隐隐的...期待。
叶修把他的双手举高,又拿什么绑住ーー估计是他的腰带。
叶修俯下身,舔舐他身上的花纹,每一下都带来更加锐利的刺痛和刺痛感过后带来的快感。
最后叶修吻上他的唇,唇齿相亲时,他突然开口说了话,虽然说的并不清晰,但蓝河还是听出了大概。
"蓝河,蓝河,蓝河...我喜欢你..."
心里一痛。

蓝河突然感觉身体里涌动出某种力量,没有以前那么有力,但至少他知道自己的灵力已经开始慢慢回来了。
叶修开始松开他眼睛上的腰带,眼睛经长时间的束缚看的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叶修的人影。
这已经足够了。
叶修松开蓝河手上的束缚的一瞬,蓝河手心朝向叶修的头,口中念念有词。
他能感受到叶修的动作僵住了。
把人僵直住不需要太多灵力,同样地他下面要干的事也同样不需要。

蓝河只匆匆把衣服披上,扶着叶修走出去。叶修比他重很多,蓝河扶得很吃力,头上渐渐冒出了汗。
他把叶修扶到蓝溪山的半山腰,在那里他看到了曾经压着自己那根枯木。曾经枯木上还挂着几团春雪呢,现在枯木上都长出各种菌类来了,叶修大概也来过这里采过吧。
他在这里的时候想些什么呢?
他会后悔吗?
他会后悔在春雪交融的季节遇到自己吗?

远处传来一声一声的"叶修",蓝河知道自己得快点了。他把叶修靠在树下,手轻轻抚着他的发。
"忘了吧。"

然后他把唇贴上叶修的。
"我也喜欢你呀,叶修。"
不在炎炎夏日,不在皑皑冬日。
在春雪交融的季节。



---------------------------------
你们觉得是tbc还是end呢?
妈妈天亮了QAQ熬了个夜...今天还要去画室啊呜呜呜!
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第一次写肉!妈呀好多第一次献给叶蓝了!
我文学素养不高那个对子我自己编的你们不要介意qwq
欢迎捉虫....(躺平睡死

评论(21)
热度(41)

© 种花得花 | Powered by LOFTER